凤凰男要求岳父把房子让给他父母住,遭拒后,

凤凰男要求岳父把房子让给他父母住,遭拒后,

时间:2020-01-10 11:32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《奇葩说》颜如晶说过:“如果说爱情是艺术,那离婚就是算术,而且是奥数。”

深以为然。

如果两个相爱的人之间只有爱情,那么,在男女的世界里,应该会非常和谐,每天只管花前月下,你浓我浓。

然而,男人和女人相遇相知、相恋相爱,总会习惯性的希望这段感情能有个名正言顺的结果,而领证结婚似乎是大家以为的最好的结局。

殊不知,恋爱一生感情的热身,结婚两个人感情生活的真正开始。

在婚姻中,夫妻双方需要学会体谅、包容、信任、理解等许多与自己本性有冲突的能力。

更重要的,婚姻中爱情只是垫底,生活才是真相。

在婚姻中,能够看到许多恋爱时看不到丑陋与卑微。

清河出生在一个小康家庭,父母都是当地知名企业高管,哪怕只是一个十八线的小城,生活水平也超过了80%的人。

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,父母对她是含在嘴里怕化,捧在手心怕飞了,从小到大,只要她想要的,只要不违法道德和法律的,家庭条件允许的,父母都会尽量满足她。

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女孩,好处在于,心灵上得到了富养,不会在渴望和期望中长大,她就像一只无忧无虑的金丝鸟,只知人间美好胜却无数;坏处在于,从未经历过人间疾苦的她,无从感知人生的苦,也无法得人性的恶。

在这样的女孩心里,物质条件是最无关紧要的东西,而感情上的依托和共鸣,才是她前半生追求的珍宝。

殊不知,所谓的真感情,一定要经历了生活的检验,才能像沙里的金一般,被淘换出来。

02

大学毕业后,清河决定去大城市闯一闯。

好在她心中的目标大城市离家不满,开车也就几个小时就到了,父母便忍着不舍答应了,却依然隔三差五的开车去看她,后来,索性在那里给她买了房和车,也算下班回家有个固定的归宿。

然而,工作了好几年,清河的感情生活一直一片空白,父母的人脉关系都在小城里,她又不愿意回去,只能干着急。

后来,在工作时遇到了浩波,一米八的身高,明亮有神的眼睛,谈吐和能力都在清河之上,清河对他一见钟情。

男追女,隔重山;女追男,隔层纱。

更何况,浩波出生农村,父母都是农民,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,能够把他供到大学毕业,已经是用完全家之力,而他这些年赚的钱,几乎都如数打给了家里。

在婚姻上,他想在这座城市找个本地女孩,大概难如登天,而外地女孩清河的条件,刚刚好。

清河的父母在得知女儿找了一个条件这么差的男孩,一百不愿意,可偏偏女儿吃了秤砣铁了心,一心在跟浩波在一起。

父母在一旁干着急也没用,只好忐忑的答应了清河。

清河和浩波结婚,名副其实的“三零婚姻”,零房零车零彩礼,就连酒席、婚纱照的钱都是清河自己掏的钱。

自然而然,婚后两口子就住在清河的房子里。

即便如此,清河还是很开心,她以为,自己嫁给了爱情。

纵观历史上,那些为了爱情而结婚的女孩,似乎都被爱情所伤,那个曾经说过让她开心一生的男人,终将会成为伤她最深的人。

“凤凰男”和“孔雀女”的爱情,就是如此。

03

结婚之后,清河才知道,恋爱和婚姻的区别。

每天睁开眼就是柴米油盐,以前是“一个人吃饱,全家不愁”,和浩波结婚之后,他还是婚前一样,几乎把所有收入都用来补贴那个家。

而清河的工资,以她平常的消费水平,要养活两个人,还是有些吃力,日子过得虽然不是很拮据,但也经常感受委屈不公,有时候甚至买一件衣服,都要思前想后。

而她父母由于之前清河一意孤行,非要嫁给浩波,一直耿耿于怀,她结婚后,就很少补贴她。而她为了面子,也不想让父母担心,只能硬挺着过。

就这样,因为钱的问题,清河和浩波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,所谓的感情,也越来越脆弱。

可是,就算这样,浩波不仅不思考和反省问题到底出在哪里,反而一再指责清河花钱大手大脚,再或者要清河回娘家去找父母要钱。

最开始,清河也回娘家去要过,但她父母清楚,浩波的用意,很明显把女儿当成了“摇钱树”,所以很少给清河钱,希望她能看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。

可是,要不来钱,两口子就会吵架。

后来,浩波更加过分了,居然把父母和弟妹都接来了,一家老小全部住进清河的房子里。

住就住吧,但和浩波的父母相处,又产生了不少摩擦。清河希望浩波把家人送回去,他当然不肯,两人越吵越凶,最后,浩波提出要求,清河的父母能再买套房,让自己的父母住,问题就解决了。

就这样,清河和浩波回到娘家,面对岳父母,浩波理直气壮的说:“因为这段时间,我爸妈搬到我家来,清河没少和我闹别扭,她太不懂事了。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彼此呢?我想了一个办法,你们拿点钱买套房,让我父母住进去,这样问题就解决了。”

一直以来,清河的父母一直不喜欢这个女婿,居然说出这样的话,一口回绝了他。

浩波一时气急,开口道:“这点钱都不给我,将来养老别来找我。”

彼时,清河也算看清了浩波的真面目,自己所谓的爱情,原来如此滑稽。

在父母的帮助下,一纸诉状递到了法院。

浩波和他的家人从那套房子里搬走后,还给清河留下狠话:“有几个臭钱,了不起呀,离了婚看谁还要你。”